杨海松

我有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姑姑

我有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姑姑。

第一次是我去他们家,前年,第一次知道还有个姑姑,第一印象,热情。

第二次,去年过年她请客吃饭,去镇上KTV唱了一下午的歌,和我爷爷奶奶他们一起。

家里和爷爷那边的亲戚没来往,多亏了这个姑姑,前年才开始跑。

旁听谈话的时候,那姑姑好像还在照顾去世丈夫的母亲。

去年,姑姑谈了个对象。

去年,十一月姑姑退休了。

我挺喜欢那个姑姑的,爷爷奶奶挺挑人的,都说这姑姑是个好人。

昨天,她去世了,肾癌转肺癌,六月确诊,不过几个月。

太快了。


评论

© 杨海松 | Powered by LOFTER